当前位置: 首页 > 警务资讯 > 警营风采

母亲的餐桌

字号: [大 中 ]   发布时间: 2018年08月24日  新闻来源: 滁州市公安局   视力保护色:              

        一

  母亲是一个善良温和同时又极其严厉的人。在我从小到大的记忆中,父亲对我倒极其宽容,我母亲却是兼着慈母和严父的双重角色。

  孩提时代记忆最深的事情,便是早起。每天天刚亮,母亲便会把我喊醒,催促我披衣叠被,即便是没有课的假期或者是大学毕业后也依然如此。待我起床洗漱完毕后,母亲早已将做好的早餐摆上了餐桌。

  餐桌对于母亲来说,有着比较特殊的意义。

  母亲年轻时是标准的知青,对于烹饪其实是极为不擅长的。而不知从何时开始,母亲开始对做饭和餐桌有着深深地执念。

  父亲也是公安干警,作为老民警的父亲与我时常说一些案子,谈一些想法,也经常会因为见解不同产生争执。母亲虽也与我谈论工作,但大多是围绕着我日常的作风来的,说着说着,就变成了引导我进行“三省吾身”,总结下当天的工作和生活。我与父亲因为工作的原因,中午都是不回家吃饭的,所以,母亲能与我在餐桌上聊天说话,也就是在晚餐的时候。晚餐时我的“三省吾身”,就成了母亲关心与了解我工作情况最直观的形式。

  母亲的话,有时候是只言片语,有时候是长篇大论,我在咽饭菜的时候,往往不明所以,事后捕捉起来,才发现内在颇丰。母亲喜欢读书,时而会以“静以修身,俭以养德”这样古朴的警句勉励我,在我参加公安工作后,母亲又常常告诫我“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前一句话,书通二酉、简练深刻,是母亲作为老一辈知识分子对我的厚望,后一句话,淳朴简单、平平淡淡,却是母亲作为普通老百姓,对我最不庸置疑的要求。

  二

  母亲对于我和父亲回家吃饭是极为看重的。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我没太在意这个问题,认为不论是工作的原因还是社交的需要,在不在家吃晚饭也没那么重要。我始终保持着警校刚毕业生的热血,在刑警队的工作,基本上有案必上,有班必加,晚上不回家吃饭的时候,就觉得给母亲报个平安就好。手机微信里,母亲与我的聊天记录,也密密麻麻地全都是母亲询问我是否回家吃饭的留言。但后来我逐渐把母亲盼望我和父亲回家吃饭的缘由想了个通透,母亲所在乎的,其实并不是吃饭本身。

  我所在刑侦部门的加班熬夜很多,同事们在一起经常会不吃晚饭,待到凌晨时分案子办完后,再补上晚饭,久而久之胃就会时常不舒服,加上我的肠胃本身就比较脆弱,便患上了胃病。母亲知晓后,定期的会往我的包里塞些苏打饼干和零食让我加班的时候与同事们一起吃,还在网上查阅了各种小偏方来煮粥煮面,每天天没亮就会起来准备食疗的早餐,就这样持续了几个月时间,硬是将我的肠胃调理了过来。

  父亲也参加公安工作多年,颈椎病比较严重,母亲时常会担心。若是父亲值班不在家的日子,母亲就会在餐桌上唠叨:不知道你爸爸今天颈椎怎么样,头晕不晕,今天又出了多少警,晚上有没有熬夜,办案有没有危险。我在外出差的日子,母亲在餐桌上也会跟父亲这么唠叨和担忧。后来听父亲说过,我长期出差在外地没法回家的时候,母亲就会坐在我的房间里,看着墙壁上我在各个年龄段的照片,时不时不住地笑出声。父亲上前去问母亲在笑些什么,母亲就会开心地与父亲讨论我在几岁几岁的时候干过的这一件那一件有趣的事情。

  我和父亲都在一线工作,每个星期,我和父亲都会有几天是晚上值班不回家的,加上我经常出差,所以时常会有母亲晚上一个人在家的情况出现。母亲胆子小,在我和父亲都值班不在家的夜晚,母亲很难睡得安稳。一是因为,母亲一个人在家时,家中轻微的声音,就会把母亲惊醒,忐忑不安地睡不着。二也是因为母亲对我和父亲同时的担心和牵挂。

  所以,一家人围在餐桌旁吃饭,对母亲而言,也意味着我们和父亲当天工作的踏实和安全,意味着父亲不用值夜班出警、不用熬夜,意味着我没有出差、没有夜间抓捕和通宵办案。然而,母亲对这些却从没抱怨过。但凡我和父亲加班回到家中,母亲总是会把精心准备的最好的吃食摆上餐桌,催促我们多吃菜,问一下工作的进展,案子是否顺利,要我们多注意身体。我与父亲却从没听到过母亲对于我们工作繁忙、顾不了家的抱怨或者埋怨,有的只是关切与爱护,正因为如此,我和父亲对母亲总是充满了歉疚。所以我相信每个民警负重前行的力量,都是与家人的支持密不可分,家人是重要的精神动力和力量源泉。

  三

  母亲对于做饭的执念却并不仅限在家中。

  去年大年三十,父亲远在乡镇派出所值班,母亲便决定晚上去父亲的单位与父亲以及其他同事们一起过除夕。三十的早晨,母亲早早地就起了床,在家中提前准备好了做年夜饭所需要的食材,然后与我一起去到父亲的单位。

  母亲在派出所的食堂里得心应手,如同在自家的厨房中一样,细心地搭配着食材,清洗着餐具,我和派出所的民警想要帮忙,母亲也硬是不让。渐渐的,伴着油烟机的嗡嗡作响,厨房传来阵阵香味。我闻着饭菜熟悉的香味,不时地看到母亲忙碌时带着微笑的脸庞,这幅画面是那么的熟悉和亲切,却突然发现,母亲的眼角纹竟这么多了,一分凝重的歉疚便涌上了心头,我看着母亲轻快的动作,内心温暖而沉重。

  待到吃年夜饭的时候,我与父母以及派出所值班的民警、协警们一起围坐在派出所的餐桌旁,母亲像在家中一样与其他民警寒暄着、关心着,大家谈天说地、其乐融融。桌上的饭菜也与母亲平时在家中做的年夜饭一样,质朴的饭菜家常,却包含着亲情的温度。一桌菜拉近了所有人的距离。我们所有人在餐桌旁端起水杯庆祝新年到来的那一刻,我心中的家人已不只是我们一家三口,而是这所有除夕夜还坚守在岗位的同事们。相信在母亲的心里也是一样。

  母亲做的饭,是每个人最简单的期待,那种熟悉的温馨,总能让人轻而易举沉浸在家的味道里。我的母亲操劳了一辈子,始终都任劳任怨地支持着我和父亲的工作,咽苦吐甘、体贴入微。我已经懂得了母亲对于做饭和餐桌的执念,正是这种执念,给予了我和父亲极大的支持和鼓舞。

  母亲的餐桌,慈祥且温暖,含蓄而厚重,它不会让人朝思暮想、念念不忘,但是它却深沉地随着母亲的爱,愈加沉入我心底最深处的港湾。母亲在简单的油盐酱醋、荤素果点中注入了她的哲理和温情。现在每当我出差远行的时候,总是在恍然间想起正在厨房里忙活的母亲,她将饭菜摆上餐桌,坐在我对面,倚着桌子,手托着腮,微微的笑容牵起逐渐清晰的眼角纹,问我一些平淡又深切的话……(滁州市公安局 严博



欢迎关注"皖警便民服务e网通"客户端 、安徽公安厅官方微信"警方"